當天抵達內灣後,開始邊走邊攔車,很幸運的遇上一位開著貨車的部落人願意相載,於是十多個人坐上貨車出發,後來才得知,那位部落人是警察局的所長。當時幹部上前詢問能否載我們一程,看所長一副在思考的樣子,通常我們會認為對方是在考慮要不要載,但是所長不是,後來所長說了一句:「後面沒墊東西,怕你們不好坐,會覺得不舒服。」原來所長考量的並不是要不要載,而是怕我們坐得不舒服,得委屈我們,聽到這樣的話語真的覺得很感動。

一群人就坐在貨車上,一路搖搖晃晃的上路。閉上眼睛,其它感官更加敏銳,感受迎風吹拂的涼爽、感受頭髮衣服的飄動、感受一路上的搖晃、感受週遭車聲人聲、感受彼此緊靠的溫度……。車子開到叉路口,要前往石磊的我們下車,與車上田埔的夥伴們道別,開始在烈日下步行前進。沒多久,遇見一台貨車,上面坐著三位部落青年,剛好也有順路,他們便讓我們坐上了貨車。有些路段較凹凸不平,好幾次行經時,駕駛還特意放慢了車速,為的就是怕坐在後頭的我們會感到不舒服,這是這趟石磊行的第二次感動。在玉峰國小下車後,走了沒多久的路,遇到一台休旅車,跟我們要去同樣的目的地,於是就與他們一起同行。  

抵達我們要借住一晚的家戶,放好行李後,拿著所需物品便出發前往關懷家戶。先到教堂裝完水後,幹部讓我們選擇要走大路還是小路,我們選了小路,因此踏上了這條似乎只有耕莘山學團會走的小路()。我想,那無法稱之為路吧!是一條尚未成形的小徑,周邊蔓草叢生,小徑上盡是枯枝枯葉。有好幾處若一個不小心沒踏穩的話,就容易發生意外,現在想起還感到有點膽戰心驚。途中經過一個吊橋,天哪!好高好高,走在上面只想快點通過它。走完這條小徑後,開始往上走小路。從剛剛走的小徑,到走完這條小路,讓我感念那一群不知名的「造路者」,因為他們在這深山處,辛勤的開闢出這些能夠讓人行走的路,很不容易。

終於抵達關懷家戶:櫻木家。剛好家長不在,我們到樓上時,櫻木哥哥和美娟妹妹很害羞,只有排行老二的國翔一點也不害羞的坐在一旁看電視。走入家戶時常會碰到的第一個問題即是:要如何親近害羞的小孩?有兩個辦法,第一,先請幹部進門和小孩熟悉一會兒,告知會有新的老師來拜訪他們,讓小孩有心理準備。第二,製造誘因(例如:用糖果引誘、聊孩子感興趣的話題、跟其它孩子玩,引誘害羞孩子加入)。這次遇到的情形是,櫻木害羞的在自己房間裡不肯出來,只願意開小縫讓我們看到他。可以先試試用餅乾、糖果的方式,把餅乾糖果給其它小孩,告訴門內害羞的櫻木如果不出來的話,就只好都把餅乾糖果給他們了。如果這個方式行不通的話,就只好先待在門外,和對方聊聊天。這次聖倫剛好有接觸過櫻木感興趣的武術,所以很成功的讓櫻木踏出門外,最後也甚至讓櫻木願意跟他做朋友、分享一些事情。

一樓外面有個他們自製的「盪秋千」,原來那是他們原本曬衣服的地方。一條鐵線,再圍上一條繩子,繩子上放了幾件衣服當坐墊,這樣就變成了一個陽春版盪秋千。我想起了那次共同課程,黃金平老傢伙所分享的一句話:「東西愈多,想法愈少。」櫻木家的小孩,正因為在有限的物質環境、有限的娛樂裡,激發他們想出了這個陽春版盪秋千,我不禁要為他們的創意而驚呼。因為「有限」,創意可以自由施展;因為「有限」,想法可以無限拓展。 

美娟從家裡推出一個透明收納箱,有四個小輪子,她坐進去叫我推她,於是我就四處推著她玩,停下來後,她叫我替她拿衣服給她墊著頭。遞給她後她又開口要求再拿一件,我又拿給她,結果接著又開口要拿一件,這裡遇到了一個問題:當孩子一直開口要你拿東西給他或幫助他時,如何處理?我的處理方式是對她說:「你先想好要再拿幾件」她回答:「兩件。」於是我說:「老師拿完這兩件後就不拿了。」美娟答:「好。」於是,她拿到兩件衣服後也沒再要求了。若是評估孩子自己能做到的,就讓孩子自行去做,如果他不願意或不敢,那就陪他去做那件事,或者教他要怎麼去完成,最後不得已的方法才是幫他做。

後來美娟改玩盪秋千,她叫我推著她玩,我推了一會兒後就說讓老師休息一下,過沒多久她又開口叫我過去推她,我過去又開始推著她玩了。在盪秋千這方面,我選擇繼續推她,並沒有告知是最後一次推,是因為,盪秋千是她的主要娛樂,我不忍心看到她連這項主要娛樂都無法玩下去。看著她變換了很多方式來玩盪秋千,墊木板、站上去玩、用毛巾環繞手,抓著那條繩子從一端晃到另一端,我只能說,小孩真的是很有創意。

帶繪本時先遇到的一個問題是:如何讓小孩有想聽故事的意願?這可以好好想想。這次能夠帶到繪本,是因為我看美娟想舒服的躺在推車裡就好,我就趁勢問:「那要不要邊躺邊聽故事?」她才回答好,我們這才有機會帶繪本。接下來遇到的問題是:如何讓小孩有一頁一頁想聽下去的意願?在這次帶繪本時,我們沒做到讓小孩想聽下去的意願。在過程裡要注意的一點是,繪本儘量不要讓小孩拿在手上,這樣所有情形都會被他們掌控住,我們無法拉回來進行教學。

離開櫻木家後,走路回教堂裝水,正好遇見教會青年們不定期舉辦的聚會,他們剛好煮好大餐,一群人圍坐著準備開始用餐,看到我們便邀請我們進去和他們一起享用大餐,盛情難卻(其實是飢腸轆轆XDD)的我們只好坐下一起用餐。桌上好幾道主菜、配料豐富的仙草湯及愛玉、貢丸湯、西瓜厚片,真的超級豐盛!對他們來說,我們只是一群路過的陌生人,但他們卻毫無戒心的展開雙臂邀請我們,這是此行上山的第三次感動。用餐完畢幫忙他們場復,向他們道謝過後我們就繼續上路。

回到借宿的地方稍做休息,又馬不停蹄的分批到九、十鄰做家訪。我們這批跟著依玲拜訪羅莉家。又遇到同樣的問題了,羅莉很害羞的不敢靠近我們。後來依玲帶她去隔壁的小房間,我們其餘小傢伙跟著去,其它小孩也跟著進來。這是一個不錯的方式,老傢伙先將小孩帶到適合的場所和他先熟悉。後來,我們分別和小孩聊天、玩在一起了,孩子們的話匣子一打開真的是滔滔不絕。跟我聊天的是一個來自泰崗部落的孩子,真想繼續和她聊天下去,不過後來還是得中止談話,前往瓦旦家。

瓦旦就讀於政大民族所,是部落裡少數的高知識份子之一,選擇待在部落裡協助推動許多部落發展計劃。瓦旦對耕莘的一項建議是:不要走路上山,但是可以走路下山。因為走路上山後,所有人多半都累壞了,隔天又要農忙、帶活動、家訪……,這樣品質都會下降。原本認為走路上山還滿不錯的我,後來也覺得可以改變這項傳統,試試坐車上山。若是坐車上山,這樣我們可以把時間、精力用在更應該用的地方,這些原本走路的時間,可以拿來做更多有意義的事。

從瓦旦家回借宿的地方後,先洗完澡接著開了滿長一段時間的檢討會。新光家的聖倫在一旁記錄,同是新光家的我也給了滿多的意見,我們對新光家的情形是一無所知,卻坐在那邊講著石磊家的事,真是令人莞薾……。哈,好啦,不要誤會,我沒有在抱怨的意思喔,只是覺得,如果上山能去的是自己屬於的部落,這樣更能早一點瞭解部分情況、早點針對一些情形想出合適的措施,畢竟我們待在部落裡的時間太有限,所以出隊前的這種上山機會彌足珍貴,更該好好的運用。至於檢討會內容,真的還滿多的,有些事情我心得裡沒提到是因為記錄裡面有,我想聖倫近日會整理好貼出來吧,敬請期待。



 2009.5.13    敬文

 

shingkong43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