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會希望山上的人們記得你嗎?

 

本來,「我在耕莘山學團的日子」這系列文,是要寫寫在跑耕莘那段日子發生的事情,後來覺得,好像範圍太狹窄,我就把範圍無限延伸了,只要覺得有點關係的就寫進去。

現在要講的是,2010/3/14星期日的事情。在這天之前,我的新光家人跟我說,新光國小他們會到台中校外教學,除了老師、還有幾位家長也會一同跟去。我的新光家人也幫我跟部落人知會一聲我可能會去看看他們。

知道他們其中一站是科博館,雖然我家離市區,坐公車要一小時的車程,但還是去了,畢竟我無法常上山去看看他們,而且難得是在我的家鄉看到他們,也是挺不一樣的感覺。

提早到科博館,差不多時間了,盯著停車場出現的遊覽車下來的人群,喔,這群大概就是他們了。那對部落夫婦,一個記得我,一下車遠遠的看到我就叫出我的名字、另一個以為我是另一人,有些搞混。接著,我去和他們的小小孩打招呼,年紀差不多一個要升小一、一個還在讀幼稚園大班。這兩隻小孩不太記得我名字、我提醒了一下他們似乎是有一點印象了。在和他們互動的時候,旁邊有一隻讀國小的小男孩叫出我的名字,接著他問:「思伶呢?小白呢?韻如呢?」這幾位是我當時出隊,和我同家的家人。


當你下山後,隔一段時間再度見到部落人,不管是小孩或大人,他們有些忘了你的名字,但卻記得和你一同出隊的家人名字,你會吃味嗎?或者,他們還記得你名字,你會為此感到高興嗎?

 

一開始,自己的名字被遺忘了,會覺得有些落寞,而他們卻記得我家人的名字,會吃味嗎?好像也還不到這程度,畢竟跟他們比起出隊時的互動以及出隊過後的上山次數,我和那群小孩的互動少一些、而再上山的次數寥寥可數,所以部落人清楚記得他們的名字也是很自然的。我反而樂見於部落人一一的喊出我家人的名字,不是耕莘別屆的、不是清大交大人或是閒雜人等,而是耕莘.43屆.新光家──我的家人。

後來覺得,名字被遺忘也是不錯的事,甚至,我希望他們不要記得我。

因為,當他們在山上的某些時刻,不管是發呆、聊天、打籃球、吃飯……any time,我的名字若飄進他們腦袋裡,但是卻不見我的人,這樣的感受……是令人悵然的吧?不然,不要那麼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會想起自己,但如果是在一些特定時節呢?例如,每年的七月,正是耕莘出隊的日子,看著新面孔的出現,他們必定是會想起那些有一點模糊的舊面孔或者舊名字的吧?想起了但是人呢?

所以,這是我會說不記得我也好、名字被遺忘也是不錯的緣故;所以,即使我家人徑自上山而我不在一旁,部落人看見他們但並未提起我的名字也好,是該為此欣喜嗎?記得名字卻每每不見人的出現,這樣是更殘酷的吧?

 

 

如果真的記得了,我想問的是,這樣的保存期限又能有多久?

 

 

 

 


43屆新光家  敬文

2010/3/21 

shingkong43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韻如
  • 上次點進來看發現竟然有新文!!!
    但剛好那時候要準備趕車上山了就沒留言啦~
    我覺得這真的是一個好標題阿!!!
    竟然有小孩問到我名字,好難得喔!!(落淚)
    畢竟名字難發音就不好記了哈哈
  • 敬文
  • 原來不是只有我一人還在乎這個地方。(淚)
    你都不知道小孩們是一定會提到你的名字勒!